2020年3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答: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深度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形成和发展,是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不论以任何借口或任何方式,试图人为切断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甚至鼓噪“转移”、“脱钩”,既不现实,也不明智。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在这个需要大家勠力同心抗击疫情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各国必须团结协作,共克时艰,只有这样,才能早日战胜疫情。

此前,我介绍过中方积极参与国际抗疫合作的五大举措,这里就不重复了。我们认为,面对疫情,国际社会应当携手同行、勠力同心,早日共同战胜疫情,推动世界经济重新回到正常发展的轨道。

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医用防护服和口罩生产国,在全球医疗及防疫物资产业链供应链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当前,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变化,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恢复,中国医疗防疫物资生产能力也在快速恢复和提升当中。这为全球医疗及防疫物资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运行提供了支撑与保障,也为全球各地的抗疫斗争提供着支持与帮助。

与扎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依旧谈疫色变。由于长时间居家隔离、居家办公,神经一直绷得紧,情绪上也一直处于过度紧张的状态,内心总是信“有疫”,过度看待疫情形势。

据厦门海关统计,截至2月16日,中欧(厦门)班列已累计发运358个标准集装箱,货物主要有显示屏、电路板等电子产品,以及机械产品、日常用品等。

问: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在推特中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受春节假期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从厦门出发的中欧货运班列此前曾暂停开行。春节以来,中欧(厦门)班列共开行了1月25日和2月4日、14日、16日共四趟,其中两趟是在复工后开行的。

答:中方注意到美国官员的有关表态,对美方屡次炒作和抹黑中国的军民融合发展政策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二、3月18日下午,中国卫生、海关等部门官员和中方专家将同非洲疾控中心和20多个非洲国家政府官员和卫生专家举行视频会议,分享抗疫信息,交流防控经验。关于会议的有关情况,我们会及时发布消息。

自中国各地陆续复工复产以来,厦门海关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积极支持中欧班列开行,按照“积极应对、有效防控、提高效率、压缩时限、降低成本”的总要求,为企业快速办理通关放行手续,为企业复工复产提供通关保障。(完)

还是那句话:谨慎“回归”正常生活,切忌迈步太大!

答:近来,美国一些政客把新冠病毒同中国相联系,这是对中国搞污名化。我们对此强烈愤慨、坚决反对。

这两种心态显然不可取。对公众来说,既要看到疫情的多变性、复杂性以及未知性,也要看到疫情形势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要形势一好就忘了痛,错把复工复产等同于疫情已过。既然疫情拐点尚未到来,个人的“心理拐点”也不要迫不及待地到来,在当地政府没有解除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宣布可以摘下口罩、可以聚集约会的时候就不要摘、不要聚。近期一些省市聚集性病例频发,再一次为我们每个人敲响了警钟,疫情防控还未到可以松劲的时候。要认识到社会要运转,物资就不能断供,生产就不能停滞,抓疫情防控的同时也必须抓生产。之前一度的居家隔离、居家办公,都是非常时期不得已之举,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必然要科学有序复工复产。不少地方在确保周密防控的前提下推动企业有序复工复产,这就是一个鲜明的信号。

当前,我们既要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也要继续毫不放松抓紧抓实抓细各项防控工作,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疫情防控还松不得,还必须绷住劲,包括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那股劲,必须得绷住了。

这个关键的斗争,航司似乎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加强对于TMC的扶植争取让OTA做大做强,来抵制OTA的对于企业市场的侵蚀,从而达到平衡,只要市场上有足够多的参与者,就有足够的差异化定价的空间,定价权就会牢牢掌握在航司手中。

厦门海关人士称,中欧(厦门)班列今年2月份计划完成7到8趟出口货运班列。

至于美方称中国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这里我想指出的是,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去年2月一项国际民调显示,有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才是这个世界的重大威胁。近期一些美国媒体和美国专家学者公开表示,在地缘政治上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的不是别人,恰恰是美国自己。

当然航司不会坐以待毙,甚至应对方式还比较巧妙,首先建立私有运价体系,并且不再投放给GDS。通过直营店的方式把私有运价投放到直营店上,在OTA上直营店的是标杆,任何低于直营店的价格都是违规的。而因为直营店的价格锚定作用,被强行加价的票也卖不出去。同时,航司建立好自己的电子商务系统,引导常旅客回到自建电子商务系统上去订票,降低OTA对于常旅客的粘性。

疫情面前,说这种话简直就是抓错了药,开错了方,不但无法解决美国自身面临的问题,反而会让美国普通民众受到更多的伤害。

问:昨天,七国集团领导人举行电话会议,提出将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不是七国集团成员,是否希望参与七国集团提出的有关倡议?

如果这个市场的定价权逐步转移到企业客户,那么实际上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定价权本来就属于企业客户,TMC只是在其中提供了服务。正因为中国大量的TMC同时又是批发商,才导致了定价权损失这个趋势。如果我们认为超级企业本身不转移定价权,那么TMC丧失的定价权更多还是转移到了OTA上。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美国企业更加愿意在单一领域进行深耕,而中国企业除了横向扩张外还倾向于向业务上下游一起发力,试图正在整个产业里形成闭环。因此短时间内超级企业自营TMC出来提供第三方服务的趋势不显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TMC的市场份额会逐渐的缩小。

我们发现在中国市场上,航司与OTA在定价主导权的竞争实际上还是因为互联网销售的竞争。所以传统的定价斗争的过程基本上是,航空公司通过舱位工具和客户协议实现了差异化定价,针对不同客户开放不同的舱位,不同的客户同舱不同价。而OTA和代理人平台的出现一下子打破了这种差异化,于是OTA和平台都成为了航司定价权转移的去向。

我们始终铭记,在中方最困难的时候,国际社会许多成员给予中方真诚帮助和支持。当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国家面临医疗防疫物资缺口,希望得到中国援助或从中国购买。中国在全力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克服自身困难,已经或正在向巴基斯坦、老挝、泰国、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非盟等数十个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组织提供了他们急需的医疗物资。我们也鼓励和支持中国的医疗设备、救治药品、防护用品生产企业扩大生产,在保证国内需求的同时,对接国外商业采购需求,共同为全球抗击疫情作出贡献。

下一步,中方将继续根据非洲国家需要,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我们将同非方共同努力,落实好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的卫生合作,加快推进非洲疾控中心建设,助力非洲国家提升疾病防控能力。

一、首先我向大家通报一组数字: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今天上午发布的统计数字,3月16日0-24时,中国境内新增治愈出院病例930例,截至3月16日24时,中国境内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8679例。

当然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全力跟进,既然OTA都敢做企业服务,航司也完全可以做企业服务,特别是大型的枢纽航空,通过完善代码共享和联运协议,本身就可以提供覆盖全市场的运力。如果企业客户看中的就是低价,那么就做好直连和低价保障协议就好了。

当然这么做另外一个主要的受害者是GDS,所以GDS率先出手消灭了平台,但是平台消失后市场变得更加单一,OTA成为了可以左右航空公司和GDS的重要力量,经过了20年艰苦卓绝的斗争,OTA终于一家独大,这样战斗出来的对手是航空公司和GDS联手也很难控制的。OTA一方面掌握了市场上绝大部分用户流量,一方面掌握了绝大多数以批发业务为主的代理人。通过流量操纵可以随意调配到低价或者更多佣金的批发商,甚至可以在部分票款上大肆加价,破坏了航司的价格体系,打破了航司对于定价权的垄断。对于这个形象,航司大佬也有过“为OTA”打工的不平之语。

问: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16日在国务院网站上刊文称,中国实施军民融合战略,将通过民用商业和学术研究等途径获取的新兴技术转为军用,对美国家安全战略构成影响,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要求美企业和学术机构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呼吁全球各国对中方行为保持谨慎。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问:16日,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称,白宫正准备一项总统行政令,将医疗供应链从中国等国家转回美国,以降低对外国的依赖。你对此有何评论?

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据我了解,美国国防部和军方同许多美国高校、科研机构、企业开展不同形式的合作。美国一些大型跨国公司本身就是“军民融合体”,其经营范围、产品类型跨越军民领域。

目前非洲已有多国出现确诊病例,非洲抗疫形势趋于严峻,不少非洲国家向中方提出援助要求,并希望学习借鉴中方的抗疫经验和做法。中非是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长期以来,双方一直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中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以来,非洲国家和地区组织通过不同方式向中方给予了有力声援和支持,不少非洲国家政府、企业和民间机构还提供了现汇和物资援助,充分体现了中非患难与共的兄弟情谊。

自从差旅服务商开始主推自助服务,从不受欢迎的OBT到现在普遍接受的APP和移动网站,预订的方式越来越方便,并且可以嵌入到企业OA系统中,提高整个出差申请流程的便捷性和审批速度。

如今,在全国上下合力战疫的大背景下,全国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向好的趋势。当然,戴上口罩户外走一走,透透气,享受一下春日暖阳,这些回归生活常态的迈步也可以有,不过切忌尺度太大。因为,全国疫情发展拐点尚未到来,疫情也还没结束,还没到摘口罩扎堆吃喝的时候。

答:中国同塞尔维亚是全面战略伙伴,两国有着牢不可破的“铁杆情谊”。患难与共,守望相助始终是中塞关系的主旋律。我们不会忘记,在中国人民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塞尔维亚政府和人民通过多种方式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帮助。如今,塞尔维亚也面临疫情的挑战,我们将坚定地同塞尔维亚人民站在一起,并肩作战。我们愿向塞方提供口罩、呼吸机、防护服等紧急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赴塞,及时向塞方分享疫情防控和诊疗方面的经验。

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效果也是极有限的。毕竟OTA掌握了网络上绝大多数的流量,并且消灭垂直比价搜索引擎之后,跨航司的全网比价仍然只能在OTA进行。而这一切还只是停留在散客领域,还没有影响到企业客户,而这个局面也是暂时的,企业客户的互联网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后,定价权的争夺战火也注定会燃烧到这个战场上来。

最近几天,我们见识了一些尺度太大的“回归”。河南郑州,知名胡辣汤店“方中山”恢复营业,人山人海的排队场面让网民调侃这是“用生命在喝胡辣汤”“为了方中山,负了钟南山”;广州,餐饮商家“陶陶居”正式接受堂食,前去排队等位的顾客比肩接踵,很多人连口罩都没戴,商家营业半天后紧急闭门谢客。联系之前多起聚集性疫情,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些“扎堆”就分外“扎心”。

分析开来,之所以出现这些聚集现象,一方面在于一些人在家憋太久了,宅不住了,听说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向好的趋势,尤其是复工复产给一些人带来错误的认知,以为疫情已过,就迫不及待兑现见面的约定。另一方面在于一些地方疫情防控出现了一定的松动。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扩散蔓延。当务之急是国际社会积极开展抗疫合作。美方应当首先做好自己的事,同时为抗疫国际合作、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国同塞尔维亚是好兄弟、好伙伴、好朋友、好同志。疫情没有国界,人间自有真情。面对困难和疫情,中塞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成为中塞构建命运共同体的真实写照。中方愿继续同包括塞尔维亚在内的国际社会一道努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共同维护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中方敦促美方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停止对中方的恶意指责和蓄意抹黑,客观看待中国的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多做有利于中美交往与国际合作的事,而不是相反。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我想航司一定不会全部走一样的路,但是不丧失定价权一定是航司最终选择,最后的选择也肯定是符合航司当下优先利益的。实际上实现连续定价和动态报价是长期定价权的利器,所以对于航司来说,不论做哪种选择,现阶段NDC内容一定尽快转换到连续定价和动态报价上,避免继续使用同舱异价的传统工具。

市场会进一步鼓励OTA在定价方面的主导权,由此造成的进一步恶化的市场环境会迫使航空公司加大力度吸引企业客户在其电子商务渠道购买机票。

比较遗憾的是目前国内差旅市场,不论是大型企业还是小型企业,对于差旅管理的节约的原则仍然是更加关注每一次预定的可利用最低价。因此价格优势往往是企业最关心的,似乎这样也没有错。这意味着TMC服务的OTA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同时由于OTA散客业务的市场占有率缺乏继续提高的空间,其逐渐侵入TMC市场,TMC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两个趋势合并的结果就是TMC服务的市场价值会下降。

这一趋势会进一步压缩代理人市场的空间。同样,由于市场的恶化,在市场提供服务的供应商也会逐渐考虑出售其服务技术。同时企业看到差旅服务成本如果合并报表能够成为其附营业务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的话,其主动介入自服务的可能性就会增大。这两个趋势合并会导致超级企业越来越不依赖TMC服务,而是自建TMC或者收购TMC。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明确反对将病毒同特定的国家和地区相联系,反对搞污名化。我们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立即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答:不久前,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性流行病”,这是当前国际社会面临的严峻挑战。中方愿继续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同世卫组织与国际社会保持密切沟通,全力合作应对疫情。

中国的军民融合发展政策旨在有效整合军地资源,协调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将更多的科技成果惠及于民。这一政策光明正大,不存在所谓“窃取”或“转用”国外技术的问题。美方一些官员罔顾事实,恶意歪曲中国的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并企图以此为借口推动对华技术封锁,干扰和阻碍中国与其他国家间正常的经贸、科技合作。这种带有陈旧冷战思维的做法,违背国际合作精神和当今时代潮流,损害中美两国利益乃至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

问:据报道,15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发表电视讲话称,在欧盟禁止出口药品和医疗设备的情况下,只有中国可以帮助我们。他已经致信中方寻求援助。中方是否将向塞方提供援助?

目前,中国国内的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中方将在毫不放松、继续做好自身防疫工作的同时,积极向非洲国家和地区组织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中方已通过非洲疾控中心向非方提供了一批检测试剂,并向有关出现疫情的非洲国家提供紧急抗疫物资援助,中国援非医疗队也在积极参与所在国家的抗疫行动。不少中国企业和民间组织也向非方提供急需的防疫物资。